0a68 37t7 prtz c3hv zqbf 80ai crer 77bl pzv9 fn3h
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诛清记 > 第0359章 代价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0359章 代价
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一个穿着花里花哨的瘦子慢腾腾地从轿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瘦子便是杨秀清,杨秀清真是瘦,远远地瞅上去就像掉光了毛的老鹤,象地底下爬上了的骷颅。

    人本来就瘦得没了人形,脑袋上却又偏偏扣着一顶高高的帽子。这顶帽子高到能充当避雷针,上面绣满了龙和凤,悬挂着各种叮叮当当的夸张饰物。

    杨秀清竹竿子一样单薄的身体上罩着件黄绸缎的袍子,袍子上也绣满了一团团的游龙。在香山生活的时代古装剧风起云涌,电视网络上全部是杨秀清这幅造型,戏台子上的皇帝通常都是这么一副德性。

    杨秀清如同地狱里的幽魂一样飘上了高台,他先看了看浑身是血的赵神枪,赵神枪没搭理他,仍旧自顾自地蹲坐在高台之上哭天抢地地哭。

    杨秀清皱了皱眉头,周围偌大的一群人都跪倒在地上,连北王韦昌辉亦不例外,可是赵神枪却视他为无物,杨秀清很不爽,他恨不得马上将这个不知好歹的赵神枪给烧了。

    杨秀清又朝着香山走过去,香山正要好好观察这个传说中的东王,但是另外一个身影很快闯入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这个纤细的身影象一道炫目的光一样点燃香山的眼睛,随着这个身影的出现,杨秀清还有周围的一切迅速化成了可有可无的背景!

    香山心里一阵悸动,泪眼模糊成一片,声音哽咽地喊出了一个名字:九月!

    来的这个女子正是九月,当初是她将香山从捉野猪的陷阱里救上来,饿得头晕脑花的香山正是吃了她给的绿豆糕才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见被倒吊在木桩子上的香山,九月喜极而泣,她慌慌张张地冲到香山跟前,手忙脚乱地去解捆在香山身上的绳索。

    绳索捆得结实,她顾不上绳索上沾染的桐油,张开嘴用牙去咬开绳索绑成的死扣。

    但是孙甲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犊子捆得太结实,一个个死扣接着一个死扣,九月费了半天劲也没咬开几个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又有一个胖得象猪一样的男人过来帮忙。香山看着这个死胖子很不顺眼,奶奶的,他是谁?他为什么过来给九月帮忙?

    这个死胖子也戴着黄色夸张的帽子,身上穿着黄缎袍子,看来也是个王爷,因为南京城里只有王爷才这种打扮。这个死胖子咕噜咕噜的大眼睛,但是眼睛大而空旷,大而无神,愈发显得傻乎乎的,他的腮帮子鼓得很高,就象正在呼吸的鱼一样。

    死胖子刚弯腰靠近九月,九月圆睁杏眼,怒目而视,这个丫头原本清纯可人,如今眼神也厉害得跟杀人的刀子一样。

    九月腾出手里,一把将他推开,嘴里说道:“滚开,你别碰他!”

    被九月这么一推,胖子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,胖子倒是不生气,只是蹲在那里难为情地笑了笑,然后笨拙地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月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,继续去解香山身上的绳子。她费了半天劲,最后总算将香山身上的绳索全部解开了。

    香山“扑通”一声从木桩子上掉了下来,被倒挂的时间长了,他觉着天旋地转,昏昏沉沉地躺了一会才慢慢地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九月,多谢救命之恩,不然我这会就剩下几根黑骨头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九月笑面如花,但是泪水却在她眼眶里来回地打转,最后她哽咽地说着:“香山哥,如果你死了,我也不活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最后一个字说出来,积攒在九月眼眶中的眼泪便如同开了闸的水一样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听到九月说的这番话,看见九月肆意的泪水,香山心里一疼,如同一颗子弹穿透而过,如同被锐利的刀刃轻轻地划过。

    香山抬手擦了擦九月脸上的泪水,突然想起来身边还有个多余的胖子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看那个手足无措的胖子,然后问九月说:“这个死胖子是谁?”

    九月擦了把眼泪,然后淡然说道:“他是洪天王的哥哥,我未来的夫君,三天后我就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九月是一朵娇艳的鲜花,死胖子如同一块丑陋的牛粪。

    香山觉着不可思议,他问九月说:“你喜欢这个人?”

    九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你是不是也跟赵神枪一样犯魔怔了?既然你不喜欢他,那为什么要嫁给他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嫁给他,我哥哥就不肯出面救你。”

    香山慌忙捡起地上的绳子往自己身上捆,一边捆一边安慰九月说:“九月,你别干这啥事了,赵神枪因为救我被人给废了,我宁愿死也不能眼睁睁地瞅着你自己把自己给废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夺过香山手里的绳子,远远地丢到一边,最后惨然笑了笑说:“你别死,你死了我也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杨秀清走到九月跟前说:“妹子,你的事儿我已经替你办好了,你赶快回去准备准备,三天后便出嫁。”

    九月站起身来,看了看不知所措的香山两眼说:“当初我把你从陷阱里救出来,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,可惜今生无缘,希望咱们来世有缘再聚吧。”

    九月说到这里,抹了把眼泪,转身径直往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香山怒不可遏,指着杨秀清的鼻子骂道:“杨秀清,你这个狗娘养的卑鄙小人,为了自己的卑鄙野心,竟然拿亲生妹妹做交易,你他娘的一定会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所有的人都给自己下跪,都将自己视为神明,可是香山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骂自己,杨秀清顿时怒不可遏,他恨不得一刀一刀将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怂货给剥了。

    野心家毕竟是野心家,他们知道隐忍,他们知道发怒带来的后果是什么,所以尽管杨秀清快气炸了肺,但是他三秒钟以后便将心头的怒火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看了香山一眼,嘴里“嗤”了一声说:“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,是你害了九月那个丫头!”

    “放屁,此时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哼,我早就知道你这个怂货的存在了,只是为了九月才没有杀你,你他娘的别不承认,你知道她最初一心盼着你带她远走高飞,可是你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女人!”

    香山听到这里,咽下了喉咙里涌出来的所有谩骂杨秀清的话,理屈词穷了!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书架